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贪官们不顾党纪政纪,肆意妄为必定遭受法律制裁。正如很多事都存在意外,贪官露出马脚也如此,有被绑架后牵出贪腐事实的,有被小偷行窃后暴露赃款赃物的,有因家庭矛盾被亲人举报的,还有信算命跑去自首的……还是那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被绑架后落马

  周方曾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2017年2月15日晚,来宾市卫计委主任科员怀疑周方受贿,家里很有钱,于是组织同伙绑架了周方,拿走其随身携带的1900元现金后,又将其吊起来抽打,逼迫其说出到底收受过哪些人的贿赂。最后,用暴力手段劫走10万元,之后将其释放。后经查,周方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不但收受他人礼品还与多名女性发生并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2018年8月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纪委监察委对外公布,来宾市监察委员会对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作出开除公职处分决定,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8月3日,检察机关对周方采取逮捕强制措施。

  被儿子前女友举报

  2018年年初,江苏省扬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及其子黄宇被举报拥有巨额财产,而举报人便是黄宇的前女友王燕茹。原来,黄宇在与王燕茹交往期间与其他女子结婚,王燕茹觉得受到欺骗将黄道龙和黄宇举报。

  举报信中称,黄道龙及黄宇“拥有来历不明的房产、珠宝、书画、成套的红木家具、豪华轿车及大量的银行卡和现金,资产高达几千万”。她还称黄家父子2015年时共有10套房产,其中大部分登记在黄宇名下,包括两套别墅,分别为238平方米及180平方米,另有一套别墅已缴纳15万元定金。其他房产则分别在黄道龙及亲属名下,这些房产中有两套已经售出。

  2018年3月20日,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微信公众号“清风扬州”发布消息,扬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写字发抖暴露

  2014年8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在对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巡视时,收到不少有关学校、教师方面的举报信。经过梳理,发现有一些问题涉及时任该区政协副主席荣健,其曾经是硚口区教育局原局长。

  但巡视组并没有掌握重要证据,所以谈话时就请他写个情况说明。荣健写的内容也并非重要证据,但他拿起笔来手就抖个不停。离开座位时,连步子都迈不动,走得非常沉重,让人感到他很有负担。最后,巡视结果证明,荣健确有严重问题,插手工程,贱卖国有资产,从中利益寻租。

  丢手包牵出贪腐案

  卡多也是贪污线索之一。江苏省太仓市一公务员醉酒后将手包遗落在出租车上,里面有购物卡、洗浴卡、银行卡等各类卡片几十张,卡面金额合计3万多元。此事经过网络发酵,这名公务员有了个外号“卡哥”。太仓市检察院据此展开调查,发现“卡哥”是太仓市沙溪镇建设管理所原副所长沈永刚,2012年12月8日,沈永刚被带至太仓市检察院询问。经查,发现其存在受贿34万余元的腐败事实。2013年3月19日,太仓市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沈永刚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14万元 。

  沈永刚一审服判,未提起上诉。随着“卡哥”落马,检察机关顺藤摸瓜,又查处了太仓沙溪、双凤两镇6名干部,向这些干部行贿的工程老板最终也难逃法网。

  抽“天价烟”落马

  2008年12月14日,有网友将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原局长周久耕开会时的照片上传至各大论坛,而网友们关注的是周久耕手头的一盒烟——“九五至尊”,这属于高档香烟,市价1500元一条,网友纷纷质疑:“一位局长咋能抽这么高档的香烟?”

  2009年3月23日,南京市江宁区检察院对周久耕立案侦查。2009年9月29日,南京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周久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财产120万元。

  听信算命自首

  湖北省巴东县科技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谭军沉迷封建迷信,在一次与友人聚餐的过程中,谭军只穿了一天的新皮鞋鞋底突然掉了,其随即找到当地小有名气的“神算”帮他算命。“神算”说,他印堂发黑,而“新鞋掉底”寄意其见不得光的事件将会败露,会有厄运到来。于是,这位迷信局长就因算命先生一句话,选择主动自首,交代了受贿事实。

  2008年12月12日,谭军涉嫌受贿案在该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2002年1月至2008年6月,谭军在担任巴东县司法局和科技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共非法收受贿赂人民币20.49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贪官们需切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