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民江女士通过相亲结识一自称南京某贸易公司副总的男友邰某,两人同居9年,期间邰某以投资建厂为名陆续从江女士及其亲友处骗走近300万元,最后邰某以一条疑似轻生的微信消息和江女士“永别”。南京玄武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邰某其实是一个惯骗,曾经因为诈骗4次入狱。在此期间,他还用假身份信息骗了另一名女子,并和对方结婚。直到警方找上门,现任妻子也不相信老公居然是个骗子,还以为他只是出差了。

  相亲遇上副总,同居9年被卷走300万

  2008年,江女士通过某电台的相亲节目认识了邰某。邰某自称是南京某贸易公司的副总,条件优越。两人相处之后,彼此都很满意,不久就发展为男女朋友关系,到了年底,两人开始同居。

  2013年,邰某告诉江女士,他们公司有一处工厂,因为轻轨项目将面临被政府征收土地,此地拆迁后,公司将重新购买地皮投资建厂,新厂的地点位于安徽马鞍山与江苏的交界处。目前由于征地补偿款暂未到账,公司在号召内部员工集资入股。邰某还说,这次集资利息是年利率60%,一年到期后公司将全部还清,扣掉税后,他算了一下利息大概是48%。邰某表示自己已将所有的资金都投了进去,也希望江女士能参与进来。

  听到有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也出于对邰某的信任,江女士决定个人投入9万元,并让姐夫和侄女也参与进来,三人总共出资20万元,准备一年以后收取96000元的利息。一年到期后,邰某告诉江女士收益已到账,但如果本次不取现,那么资金可以作为入股款继续投资,这比银行的基金理财产品收益要高得多,而且也没什么风险。江女士便相信了邰某。

  不久之后,邰某又称他们公司买的地还没有盖房子,短期内无法投入生产,于是公司在丹阳又另外购置一处现成的厂房,需要集资1200万元,这一次的年利息是30%。江女士又听信了邰某,并找来嫂子、姐夫、侄子等5位亲戚投资入股。从2014年到2017年,江女士和亲戚朋友陆陆续续投资了300万元。

  投资款要不回,男友发信息称“永别”

  2017年下半年,所有的投资期限即将届满,亲戚朋友们开始催促江女士及邰某返还投资款及利息所得。然而,邰某每次都以会计不在、钱款难以汇出等理由搪塞。如果实在难以推脱,邰某便会拿出1万、两万的,说是利息先分配给江女士的亲戚们。为了让江女士更相信自己,邰某还带着江女士去拍婚纱照,称要与江女士结婚。

  一边是亲戚朋友们不断地催款,一边是邰某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推脱和拖延,江女士感到压力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渐渐地产生了怀疑。邰某曾经为了讨好江女士,给过她一本位于深圳某小区的房屋产权证,但江女士拿着产权证去相关部门核验时,却被告知是伪造的。这让江女士伤心不已,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她接受不了。

  2017年8月21日上午,邰某突然发微信给江女士,称“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多年,钱全部被我赌博输掉了,车子也卖了,现在我一无所有,永别了”。江女士赶紧和男友联系,但对方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发微信也不回。

  江女士思索邰某所说的“永别”有两层意思,一是他离开自己,二是他自己要轻生。考虑之后,她觉得自己是可能被骗了,于是赶紧通知亲戚朋友一起到南京梅园新村派出所报案。

  曾因为诈骗4次入狱,还以假身份与另一女子成婚

  接到报警后,玄武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发现邰某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司副总,而是一名诈骗惯犯。“邰某1958年生,他1981年8月就因为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此后1994年、1997年、2000年又同样因为犯诈骗罪入狱服刑。”办案民警汪铖向记者介绍道。

  在与受害人江女士交往的期间,邰某还以同样的假身份欺骗了另一位闫女士。邰某在与闫女士交往过程中,为了能长期让对方相信自己,他还和该女士在2015年年底结婚。

  当民警上门向闫女士了解情况时,对方还一脸惊诧,并表示自己老公只是出差去了。“当我们找上门的时候,闫女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根本不是什么副总。她说邰某是‘出差’去了,走的时候心情很好,绝对不是寻短见的状态。” 办案民警汪铖说。

  案发后,邰某便不知去向。民警调查发现,嫌疑人邰某诈骗得来的钱款大部分被用作个人挥霍。今年5月,办案民警得到线索,邰某又出现在南京,5月26日,民警在红山路某小区将嫌疑人邰某抓获。

  目前,嫌疑人邰某因为涉嫌诈骗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本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