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运货而安装的升降平台,却因监护人的疏忽成为一名无辜幼童的“断头台”。死者父母将平台生产方、销售方及安装方告上法院,要求三被告共同赔偿损失89万余元。日前,常熟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判决升降平台生产方按15%比例赔偿各项损失13余万元,其余损失由原告自行承担。

  幼童跟曾祖母玩不幸被升降平台卡死

  去年4月2日上午10点多,曾祖母带着2岁的小谦到住所对面的自建仓库玩耍。这段时间,仓库里新装了一台液压升降平台。为了引逗孩子,曾祖母此前多次带小谦搭乘平台升降玩耍。这次,小谦熟门熟路地走上平台,曾祖母在平台外按动了操作按钮,平台开始缓缓上升。曾祖母本打算一同上,却因腿脚不便没能跨上去。

  眼见平台越升越高,小谦感觉非常害怕,边呼唤曾祖母,边将头部伸出平台。这时,不幸发生了,平台底部运行至二层楼面时,小谦的头突然被卡在二楼楼面和升降平台底部之间,当场死亡。

  2017年5月,小谦的父母将升降平台生产方某机械公司、销售方郑勇及安装方许伟诉至常熟法院,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各项损失合计89万余元。

  三被告在法庭上均认为自己没有责任

  常熟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初,小谦的祖父吴某将自建仓库的隔层及货梯施工承包给被告许伟。为安装升降平台,许伟联系上被告郑勇,郑勇在网上联系了升降平台生产方某机械公司供货和安装。3月20日左右,某机械公司派员至事发仓库安装液压升降平台。因吴某要求加快平台的升降速度,事发当天上午,某机械公司又派员将升降平台速度调快,调试完毕后,安装人员打电话告知郑勇后便离开了。不久,小谦和曾祖母到现场玩耍,意外发生。

  在庭审中,三被告均认为己方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许伟辩称,他仅负责钢结构隔层的施工,对事故的发生没任何过错;被告郑勇则认为,原告将小谦交给孩子曾祖母看管,老人在小谦进入升降梯后不仅没阻止,反而按了升降梯的按钮,导致事故发生,相应责任应当自负;被告某机械公司也认为,平台开关有1米多高,小孩够不到,工程场地也不应是小孩玩耍的地方,事故是由于原告亲人操作不当、没安全意识导致的。

  法院:

  幼童亲人对事故发生具有重大过错

  常熟法院认为,小谦的父母委托年近七旬的曾祖母代为照管小谦,且事发前老人曾带小谦前往事发仓库乘坐液压升降平台,两原告均未予重视;事发时,曾祖母又主动带小谦乘坐升降平台,导致事故发生,具有重大过错。

  小谦的祖父吴某在住宅对面自建仓库,且安装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升降平台,应做好安全防护措施,防止意外发生,但事发时,仓库呈开放状态,无人看守,致使其年幼的孙子进入危险区域,自行搭乘升降平台发生事故,对事故发生亦具有一定过错。

  被告某机械公司作为涉事液压升降平台的生产者和安装者,未能提供相应的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产品使用说明书、警示标志等资料,且在对升降平台安装调试后,未能对尚未交付的液压升降平台采取围蔽、切断电源或其他安全警示措施,对事故发生存在一定过错。

  法院权衡各方的过错和原因力大小,最终认定被告某机械公司按15%比例承担赔偿责任,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3万余元。

  [法官提醒]

  未成年人由于年龄小、心智发育不成熟、好奇心强,往往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弱,自我保护意识不够。此时,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履行相应监护职责,教育、保护、监管未成年人,使其远离危险源,有效防止其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作为商品生产者,在追求利润的同时,更应具备最起码的法律意识和社会公德,应当对其生产的商品质量负责。商品应不存在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不合理危险,且应当在商品或其包装上标明使用不当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警示标志或中文警示说明,否则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危险产品的所有权人更要谨慎管理危险产品,在危险产品的区域范围内设立相应警示标志。(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