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网6月3日讯 (记者 任国勇)女青年颜芷在新街口一家KTV工作,平时帮客户预订包间,维护客户关系。2016年秋的一天,她出来陪两名只见过一回面的客户吃饭,不料陷入魔爪。她被骗至一住宅内被强奸,事后还被迫拍裸照和视频,进而被胁迫转账、取款。狡猾的嫌疑人控制了她的手机进行转账制造“卖淫嫖娼”的假账,逼她不要报警。时隔一个月,在某俱乐部工作的林雅也遭受如出一辙的屈辱。警方介入调查后,很快将嫌疑人白振、梅琛抓获。栖霞法院审理了此案,两人因累犯和数罪并罚均被判刑十年以上。    

  两恶男劣迹斑斑多次作案

  男青年白振和梅琛可谓劣迹斑斑,曾多次犯罪被打击处理过。2016年夏天,这两人遇在了一起,并合骑一辆燃油助力车出来转悠,企图搞点钱花花。他们窜至南京炼油厂附近的一段偏僻地,恰逢一名男子从麻将档出来,看到他的脖子上有明晃晃的金链子。梅琛驾驶助力车靠了上去,坐在后座上的白振伸手抢夺,抢夺到一截金项链,随即两人驾驶燃油助力车逃离现场。警方接到报案后,展开了调查。

  就在警方全力破案期间,这两人并没有停止犯罪。9月初的一天,白振和梅琛待在住处闲得发慌,突然白振对梅琛说:“走,去玩玩”。经过密谋,两人把魔爪伸向在KTV工作的女青年颜芷。白振给颜芷打电话,假装请她帮助预定一个包间并约她一起吃饭。由于几个月前,白振到颜芷所在的KTV消费过,两人互相留过联系方式,颜芷也很爽快地答应出来吃饭。

  那天下午,颜芷化过妆应约在玄武湖畔某大酒店门口见面。白振驾驶一辆SUV轿车过来,梅琛坐在后座上。这两人早已经预谋好,上车后由梅琛假称自己手机没电了,向颜芷借手机打电话,借机将她手机控制起来,并将手机悄悄设置成静音,让外界打不进来。很快,白振接到颜芷将车开到某偏僻的小区楼下,她有点害怕不敢上楼。白振说:“接一下李姐,大家一起上楼。”其实,那儿是他们住处,楼道黑暗。进屋后,白振坐在床上,梅琛就退出房间并把门关上,接着把客厅灯也关上,最后“咣当”一声把大门也关上了。

  抢劫女受害人1.5万元

  颜芷突然要走,白振把她扑倒,颜芷使劲挣脱跑到客厅准备夺门逃离,结果被梅琛推回房间。“再喊,我就弄死你。”几个字从白振牙缝蹦出来。颜芷怕被殴打就没敢再喊。事后,她整理好衣服哭着跑出门又被拉了回来。白振对梅琛说,不能让她走,让她做“卖淫嫖娼”的假账,这样她报警也没用。白振先打开颜芷的微信向梅琛的手机微信分两次转出10000元,又通过梅琛微信转到白振微信,最后,白振转5000元到颜芷微信里,这样他们就截留了5000元。转账给颜芷后,白振还发一条短信“亲爱的,老公爱你”。给人感觉他俩是谈对象或卖淫嫖娼关系。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白振胁迫拍下她的不雅视频,从她手机里找到她母亲的电话,并威胁不准报警。接着,带她去自助银行取款。颜芷担心自己被害,心想只要跟着他们去取钱就能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于是跟着他们去自助银行取了10000元交给他们才脱身。这样他们一共抢劫了女受害者15000元。

  性侵另一女子后劫了7千元

  又过了一个月左右,某俱乐部的女青年林雅也是被他们以定包间吃饭为由约出来,骗至那处房屋里。这次,林雅是被梅琛强奸的。事后,手机也被他们操控做所谓的“卖淫嫖娼”假账,先从林雅的微信里将钱转到白振手机,再转到梅琛手机,由梅琛微信转账到林雅手机上,制造交易假象。再逼她摆拍裸照,最后胁迫她跟随去银行取现金给他们,总计从林雅这里劫得70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白振、梅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抢夺他人财物,数额较大,构成抢夺罪;以暴力、威胁手段强奸妇女,构成强奸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手段抢劫他人财物数额较大,构成抢劫罪。两被告人各犯数罪,应数罪并罚,在刑满释放五年内再犯,属累犯,应从重处罚。判处被告人白振有期徒刑12年;判处被告人梅琛有期徒刑11年。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