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苏州昆山市发生了一起恶性凶杀案,死者被人分尸,抛弃在了不同的地方。受当时线索和技术手段的限制,警方没能确认死者的身份,凶手也一直逍遥法外。不久前,随着最新刑侦技术的运用,这起案件终于迎来了转机。

  [六年前突发分尸案 死者身份成谜]

  2011年12月18日上午9点多,一位村民在经过苏州昆山市周市镇的一条小河边时,发现河里漂浮着一具尸体。警方赶到现场将尸体打捞上岸后,现场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因为尸体竟然只有躯干部分,头、手和下半身都不见踪影。

  昆山市公安局公共关系科科长梁沙说,当时尸体是漂浮在河边,办案民警在桥上发现了血迹;民警分析,这具尸体是被人从桥上抛到河里的。

  之后,昆山警方又陆续接到市民报警,在一处菜地和一个垃圾站里,分别发现了尸体的头部和下半身。梁沙介绍,从18号接报第一起案件到23号,总共是5天时间接报了3次;经过DNA的鉴定,头部躯干和下肢是同一个人。

  因为没有找到死者的手,就无法通过指纹发现死者的身份。而死者的头部因为受到破坏,也无法辨清面貌,于是,警方请来专家对死者的头像进行了复原。

  后来,民警拿着复原照片去一些人员密集的场所,包括出租房等一些特殊的地方找人辨认照片;尽管经过大量走访,依旧还是一无所获……

  [人像比对系统锁定身份 死者竟是网逃]

  无法确认受害人的身份,抛尸地点周围又没有监控,线索的缺乏让这起案件陷入僵局,成了悬案。直到六年后,一项最新刑侦技术的运用,给这起案件的侦破带来了转机。昆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崔丕山介绍,通过人像对比系统,办案民警终于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死者姓张,1982年出生,户籍地河北,曾经在昆山打工。据死者家属反映,张某已失踪多年。警方还发现,张某的身份十分特殊。原来,张某曾经因为一起信用卡诈骗案子,被警方列为上网追逃的对象。

  张某在2010年初被列为网上逃犯,2011年12月被害,期间发生了什么导致了他的死亡,警方得到的信息仍然有限。民警分析,张某得知自己被上网追逃之后,使用了假身份证或者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警方一直没有进一步活动由价值的线索。

  据家人反映,张某当时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孩子,妻子冷某是江苏宿迁人,2010年两人就分手了,冷某把孩子留给了张某的父母抚养。

  昆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指导员王靓说,一般情况下,正常的母亲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对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问;民警初步怀疑,是否是因为情感纠纷导致了杀人分尸案。

  [生前曾携女友逃亡 最终两人分手]

  张某和冷某是在昆山打工时认识的,虽然生了孩子,但由于女方父母嫌弃张某没房子,因此两人一直都没有领证,后来也就不欢而散了。如今,冷某也有了新的家庭。那么,冷某与张某的死究竟有没有关系呢?

  冷某说,直到民警找上门,她才知道张某被害的消息。面对民警,冷某说,其实自己知道张某遇害,心理还是有点低落的;毕竟曾经有个孩子,张某如果还在世的话,小孩也有个依靠。

  当年发现自己被网上通缉后,张某就带着冷某从昆山逃到了天津。后来之所以与张某分手,也是实在受不了东躲西藏的生活。 冷某也曾经多次劝张某自首,但张某根本听不进去。当时,张某还信以为真地认为,“躲几年,事情就过去了”……

  [与神秘男交往密切 作案手法雷同]

  经多方调查,警方最终排除了冷某的嫌疑。不过在调查中,冷某向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在昆山时,张某跟一个姓徐的男子交往密切。冷某说,当时自己也提醒张某,最好离着徐某远一点;因为冷某觉得徐某这个人做事看起来很凶恶。

  冷某说,张某有一次晚上去找徐某,第二天,冷某就发现张某的卡上多了6万块钱。冷某询问张某,这笔钱哪里来的;张某却回答“问多了对你不好!”

  民警对徐某进一步查证后发现,徐某之前有两次前科,作案手法跟张某之前使用的信用卡诈骗收费一模一样。

  [狱中相识 传授作案套路]

  徐某是安徽人,1974年出生,比张某大了八岁。不仅已经娶妻生子,在昆山也买了房。当民警突然出现时,他显得很淡定,很快就承认了杀害张某的事实。两人本来应该是同案犯的关系,为何要下此毒手呢?

  原来在2004年,张某和徐某是在服刑时认识的,张某因抢劫罪被判三年半,而徐某因信用卡诈骗罪被判两年半。在服刑期间,两人同处一个监室,两人出狱后还保持着联系。

  徐某说,有一段时间,张某经常打来电话,询问能不能一起想点路子去“弄钱”。徐某当时也劝说张某,毕竟之前已经有过服刑经历,可千万不能再“钻空子”了。

  考虑到自己有孩子了,徐某很是犹豫,但在张某多次劝说下,徐某还是动心了。徐某说,自己只是听张某大致讲述了一下操作流程,具体事务自己是“不插手”的,等得手之后,张某愿意给多少就是多少。

  徐某虽说不插手,但在作案中实际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首先需要徐某去股票交易大厅,偷窥用户证券交易密码以及身份信息,如果证券交易密码与绑定的银行卡的取款密码一致,张某再去银行以受害人的身份信息办卡,运用同一银行的同名转账功能,就能把受害人的钱转到自己的卡上。

  [事情败露 要挟对方给钱]

  就这样,两人作案三起,获利18万元,两人平分了赃款。然而,张某很快就被警方发现并上网通缉,逃到了天津,徐某却相安无事。一段时间后,张某找到了徐某,开口索要巨款。

  一开口就是十几万,徐某根本拿不出来,可张某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并且还“威胁”徐某,如果拿不到钱的话,就把以前金融诈骗的事情捅出来,到时候两人一块去坐牢;这也就意味着徐某的家庭面临被拆散的危险。

  2011年12月初,两人约好在河南郑州见面。徐某当时哭诉着祈求张某,自己毕竟岁数大了,又是坐牢出来的,能娶妻生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希望张某不要再逼迫了。

  [苦劝未果 怒而杀人分尸]

  然而,这一番说辞根本没有说服张某;并且,张某还以自己没有地方住为理由,要住进徐某的家里。

  随后,张某就跟着徐某回到了昆山。一次,趁徐某的老婆小孩外出,张某就住进了徐某家里,眼看第二天老婆就要回了,张某硬是赖着不走,两人争吵起来。

  冲动之下,徐某掏出了自己裤子口袋里的水管钳,砸向了张某的头部……后来,徐某为了抛尸方便,就残忍地将张某的尸体肢解,同时用抹布清理了家中的血迹。

  目前,徐某因故意杀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徐某自以为很聪明。他说,信用卡诈骗的手法就是自己观察出来的。同伙出事了,自己却相安无事,也显示了徐某的狡猾之处。但徐某最愚蠢的一点在于,用一个更大的罪行去掩盖自己之前犯下的罪行。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其实,只要你犯罪,就一定会留下蜘丝马迹被警方追踪到,罪恶终究无法隐藏。

  (江苏广电融媒体新闻中心记者/熊玄 林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