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已成功拿到上市批文并且即将上市发行的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创集团”)突遭实名举报,让公司的上市之路亮起了红灯。5月3日,职业投资人谢家勇在北京以“股民的名义”召开“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中外媒体招待会”,指出今创集团存在财务造假、单位行贿、关联交易三大问题,随后今创集团则发声“澄清”。在双方各执一词的背后,事件走向变得扑朔迷离。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今创集团上市的关键时期,“举报风波”显得更为敏感,而今创集团最终能否登陆资本市场则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实名举报

  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今创集团却遭到实名举报。

  5月3日上午10时,自称是普通的A股职业投资人的谢家勇,以“股民的名义”在北京召开“实名举报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中外媒体招待会”。此次谢家勇举报的焦点之一是今创集团实际控制人之一戈建鸣涉嫌单位行贿事件。在《今创带病IPO 股民三问监管层的一封信》(以下简称“公开信”)中,谢家勇质疑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行贿公司能否上市?针对谢家勇所举报的相关事件,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了今创集团的招股书,根据今创集团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戈建鸣曾于2005-2009年期间向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提供过资金,张曙光分别于2005年、2007年、 2009年收受戈建鸣提供的资金,共计800万元。而今创集团在招股书中表示,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访谈相关部门人员,相关部门人员确认没有因该案件对戈建鸣进行立案,也没有对其予以调查或立案的计划。因此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认为,今创集团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情形。此外,今创集团在一份说明中表示公开信相关内容并不属实,戈建鸣提供资金未构成行贿犯罪,张曙光受贿案刑事判决书已经生效,今创集团不涉及单位行贿的问题。

  关于单位行贿的问题,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判断个人行贿、单位行贿关键是看行贿的目的、行贿的资金来源和行贿结果以及结果的受益方,如果说行贿资金来自公司,目的是为了公司的业务,且经过公司管理层里面的管理人员,这种情况下则被认定为是单位行贿罪。

  王智斌坦言,是不是构成单位行贿是一个司法裁决的问题,如果刑事案件里面没有被认定,法律意义上来说不构成单位行贿。“就算是不构成单位行贿,如果存在个人行贿的问题,那么所带来违规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比重较高的话,意味着将来公司如果这部分违法收入剔除,正常运营主营业务收入可能存在达不到上市的条件,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不构成犯罪,但是公司能不能稳健运营有可能成为上会时发审委重点考核的问题,最终能否上市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王智斌如是说。

  各执一词

  面对举报人谢家勇的一系列质疑,今创集团也做出快速“反击”,在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事件也变得扑朔迷离。

  北京商报记者在上述招待会结束走到会场门口时,一位自称是今创集团的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一份《关于谢勇、谢家勇所谓实名举报今创集团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该说明包括《关于谢勇、谢家勇所谓实名举报今创集团的说明》与附件《谢勇、谢家勇所谓举报的幕后黑手——文炳荣》两份文件,如此快速地“反击”,证明今创集团对此事件也是早有准备。今创集团同日还对谢家勇等人的上述行为和相关言论公开回应称,谢家勇兄弟的举报结论毫无事实依据,相关事实的认定早已有生效法律文书的定论。

  在今创集团长达14页的说明中,公司对谢家勇质疑的实控人涉嫌行贿、关联交易甚至是同业竞争等问题做出说明。

  谢家勇在公开信中质疑,今创集团的营业收入与所缴纳的增值税额极度不匹配,2014年度,今创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为20.2亿元,而根据当年度三大报表的数据计算,当年度该公司最多只缴纳了7778.6万元增值税,以今创集团所在的制造行业17%增值税率倒推计算,该公司当期增值税的应税额最多只有4.58亿元。但2014年该公司的利润总额为5.92亿元,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4.05亿元,合计为9.97亿元,这9.97亿元是没有进项抵扣、必须全额缴纳增值税的应税额,也就是说已交应税额与应缴应税额之间相差5.39亿元。即使考虑到该公司当年度有3.93亿元外销收入,即使税务部门可以对该部分出口进行全额退税,仍有1.46亿元的增值税应税额无法说明原因。

  而今创集团涉嫌财务造假的问题持续发酵,5月5日上午,谢家勇的个人顾问汤浩以微信方式给北京商报记者提供了一封《实名举报人谢家勇对今创集团第一次澄清声明材料的书面回应》文件,该文件中谢家勇再次对今创集团涉嫌财务造假等问题提出质疑。

  北京商报记者从今创集团宣传部部长何经理处获得的一份《今创集团关于媒体报道“今创集团2014年财务数据涉嫌造假”的澄清说明》中,今创集团对于公司财务造假予以反击。

  在增值税的问题上,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没有办法笼统地说,营业收入高不代表需要缴纳的税要高,而尤其是增值税涉及到流转税,中间有采购、进项税额与销项税额,而差额的部分需要缴纳增值税,营业收入只是产品卖出的收入,而采购成本中有多少是需要缴税是非常复杂的,单从数字上看并不直观。

  并非首次

  实际上,今创集团并非首次被实名举报,今年4月10日,神州高铁(7.320, -0.22, -2.92%)原实际控制人文炳荣向证监会递交《关于今创集团涉嫌单位行贿和财务造假的情况反映》。在今创集团上市颇为敏感的时间节点上,文炳荣和谢家勇等人如此“默契”地举动,不免引起众人的质疑,在招待会上,谢家勇称与文炳荣完全不认识。而今创集团的说明书中称“已经明确谢氏兄弟是文炳荣的站台人”。今创集团称文炳荣如此急迫举报公司,都是因为其与新誉集团之间的经济纠纷而引发(新誉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是今创集团控股大股东的女婿)。

  据了解,今创集团在4月28日已经拿到了证监会下发的“上市通行证”,公司将于5月10日进行申购,今创集团首次发行股份不超过4200万股。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今创集团冲击A股市场的关键时间节点上,遭遇实名举报事件,无疑对公司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而近期由于媒体出现质疑而暂缓发行的案例不少,今创集团在5月10日申购能否顺利进行是要打一个问号的”。此外,该私募人士还表示,即便是公司股票能够顺利发行,被实名举报还是会影响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

  今创集团主要从事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公司近几年的经营业绩较为亮丽,财务数据显示,2014-2016年今创集团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0.2亿元、24.73亿元和25.72亿元,当期对应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约为5.18亿元、6.73亿元和6.44亿元。

  今创集团拟在上市后募集13.22亿元,主要用于动车组配套装备制造项目、城市轨道交通配套装备扩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今创集团拟投入动车组配套装备制造项目的资金约为6.09亿元;约3.02亿元用于城市轨道交通配套装备扩建项目建设。除此之外,约4.12亿元用于今创集团补充流动资金,今创集团称,随着未来募集资金扩产项目的建成投产,公司销售及采购规模将进一步扩大,由此导致营运资金需求进一步上升。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还曾致电今创集团,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电话一直未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刘凤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