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澎湃新闻获悉,包括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光大信托)和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信托)等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接到来自监管部门的通知,暂停信托通道业务。

  此前《证券时报》报道称,《中国银保监会信托部关于进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9〕64号)(简称“64号文”)规定,结合信托部有关监管工作要求,督导辖内信托机构制定下半年信托通道业务压降计划,明确相应时间安排和压降任务,按月监测信托通道业务压降情况;对于上半年继续违规开展信托通道业务的信托机构要进一步加大规模压降和业务整改力度,视情况采取惩戒性措施。

  据澎湃新闻了解,64号文没有直接下发至信托公司,但部分信托公司被以“窗口指导”的方式接受到了该通知,其中不乏一梯队的大型信托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压缩通道业务是2018年信托业监管的关键词。2017年严监管基调下,信托业龙头中信信托发出“自律承诺函”,称坚决拥护银监会信托部、北京银监局关于压缩银信通道业务的监管意见。并在年底颁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号文),对增长较快的银信通道业务进行了严格的规范。

  去年8月17日银保监会下发《信托部关于加强管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37号文),要求对信托通道业务“要区别对待”,但文中未提及“善意、恶意”通道划分。一方面,提出对“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要区别对待”,以及“支持信托公司开展符合监管要求、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肯定了部分信托通道业务存在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上,37号文予以一定放松,允许“信托公司可以发行存量老产品对接,也可以发行老产品投资到期日不晚于2020年底的新资产”,与上半年信托通道业务只降不增的监管要求相比,监管态度明显缓和,短期来看,信托通道业务调整压力缓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