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去年已取消的149项职业资格基础上,再取消网络广告经纪人等62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以改革释放创业创新活力。(《京华时报》7月16日)

  国务院取消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扩围,既是促进经济增长,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现实需要,也是进一步简政放权、打破部门利益垄断的必要举措,是利国利民之举。

  客观地看,职业资格许可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食品药品安全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经过多年发展,职业资格制度存在不少弊端:一是很多地方和行业协会设置的职业资格许可事项过多过滥,使许多职业资格许可如同时下各种“奇葩”证明一样庸俗可笑,给民众正常就业带来了障碍。二是不少行业组织、协会、学会只管考试发证和收费,没有实行考试与培训、鉴定和培训等职能分离,成了行业权力泛滥和腐败的“温床”。三是造成了职业资格水平评价与职业资格准入混淆,提高了创业创新门槛,使民众变得无所适从,加大了就业难度。可见,这种职业资格许可乱象,不仅会扼杀民众创业创新生机,更会影响中国经济发展。

  国务院去年取消了149项职业资格许可,加上这次取消的62项,应该说数量够多了,但是,社会各界应有足够认识,不可盲目乐观。因为国务院出台政策是一回事,各级政府权力部门是否认真落实政策要求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从媒体披露情况看,国务院已取消的149项职业资格许可,虽发布了目录,但至今还没有开展一次全国范围内的摸底调查,到底有多少事项得到落实,还不清楚。而现实是,不少部门在落实取消职业资格许可事项上,玩“空手道”,变着法儿拖、延、缓执行国务院政策;有的部门甚至取消了一些旧职业资格许可事项,换个“马甲”,又弄出了新职业资格许可事项,使国务院取消职业资格许可事项政策效力减弱,甚至陷入了一边取消一边增加的怪圈。

  取消职业资格许可事项,为何执行起来如此艰难?关键还在垄断利益一时难以被打破。在当下,一些政府职能部门思想认识模糊,意识不到简政放权的社会重要性,仍没有处理好政府权力与市场边界之间的关系,迷恋或热衷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权力管控方式,总认为取消职业资格许可事项是削弱部门权力;更有些部门“利益自肥”意识膨胀,认为取消职业资格许可事项减少了部门经济利益,影响了“小金库”。

  显然,进一步精减职业资格许可事项,既是一场经济领域的改革,也是一场部门利益的调整。中央政府不仅要出政策,也要督促政策落实,对执行不力或虚于应付的一些政府部门进行行政问责或相应处罚,彻底清理“红顶中介”,斩断利益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