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化名)高考结束后,填报了当地一所普通的高职院校,他的想法是,职业院校偏重的是技术,只要好好学习技能课就好了,不用再为学不好自己不擅长的课程头疼。经过一年的学习,刘伟感觉“当时想错了”。老师和同学很看重“升本”指标,家长指望孩子通过‘升本’来重新证明自己。感觉上高职和上本科一样。(8月31日中国青年报)

  让刘伟疑惑的是:高职院校注重升学、看重学历,而不是把技能训练放在第一位,高职和本科有什么区别?刘伟的困惑,义乌工商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贾少华很早就注意到了。他归纳了我国高职院校面临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傍大款”向本科靠拢、向精英教育靠拢,一味强调学高等数学、英语,提升人文素质。

  毫无疑问,职业院校姓“职”。但是,目前很多高职院校要么热衷于升格、更名,要么热衷于“傍大款”,与本科院校联姻、开设升本通道,以此作为招生的噱头。“眼睛向上”让职业教育偏离方向,说是“走火入魔”、“神志不清”都不为过。

  职业教育的使命是培养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高级职业技能人才。当前,我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急需大批技能型劳动者和技能型人才。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战略考量,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一系列创新举措,推动职业教育的振兴。高职院校“傍大款”、看重“升本”指标,显然是舍本求末,结果必然是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高职院校“眼睛向上”,表面上看,似乎是职业院校生源危机导致的生存危机倒逼所致,但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职业歧视、职业技能人才得不到尊重所致,是人们的观念出了问题,是价值取向出了问题。事实上,爱面子、图虚荣、好享受,希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正成为不少年轻人的价值追求。有人甚至在电视上公开宣称: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高职热衷“傍大款”,何尝不是迎合家长、学生的虚荣心,满足自己虚荣心的表现?

  职业教育的回归本位,首先必须从观念纠偏做起,消除职业歧视。去年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营造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展其才的良好环境”。习总书记的批示,是对技能人才最大的肯定和激励,也为职业教育指明了方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观念的改变非一日之功。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需要“两手抓”,一方面要营造正确的舆论导向,营造人人平等的社会舆论环境,营造社会分工不同,没有三六九等、贵贱之分的良好氛围,消除职业歧视;另一方面,还要建立行之有效的制度机制保障。比如,国家和地方政府要进一步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入,要进一步改善技术工人的待遇,在职称评定、职务晋升等方面,给职业院校毕业生开设畅通渠道。

  (张卫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