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在网上出现,苏州大学教授朱栋霖表示,自己被提前退休,还指文学院院长王尧以权谋私。由于事涉高校生态,该信随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昨天下午,苏州大学通过官微公开进行回应的同时,举报者朱栋霖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阳光下黑白自会辨明”。

  朱栋霖称,自己在1993年成为博导,目前这些博导“全国无一人被70岁之前退休”,校长也曾表示,“你到65岁,肯定不会叫你退休”。但9月,他被告知办理退休手续。此外,他应得的绩效工资被文学院全数克扣,在文学院大会上他公开向院长王尧讨薪。朱栋霖认为,这也成为他被提前退休的原因。

  苏州大学方面通过其官微回应,博导退休年龄按规定可延长至65周岁。朱栋霖超过65周岁,校方已通知其办理退休手续。至于欠款,在文学院会议后,经查实确存在漏发。今年春学期结束前,文学院已经对朱栋霖等老师漏发的有关劳务费予以补发,分期打入工资卡。

  朱栋霖的公开信还有相当篇幅涉及文学院院长王尧,指责他在使用文学院相关经费方面存在问题。但苏州大学方面回应称,学校党委纪委专门组织审计人员对王尧2005年7月至2012年12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全面审计,并没有发现朱栋霖反应的违纪违规问题。

  据朱栋霖称,目前苏州大学方面还未就公开信一事与其正式对话。

  对话

  北青报:你为什么要通过公开信的形式谈论此事?

  朱栋霖:我的动机是让社会公众讨论,阳光下黑白自会辨明,澄清大学空气,保护一方净土。

  北青报:被告知退休后,你有没有先找校方协商?

  朱栋霖:我曾打电话与发短信给朱校长,但他不接不回,过去他一直是回复的。我找了校教务部,他们要求我主持的国家精品资源课,今年年底之前要接受教育部验收与授予证书。我告诉他,这门课程的主要资源是我的,是我主讲,如果我退休,验收就通不过。对方说这门课学校肯定要,之后说他们会与学校人事处联络解决。本组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