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国有7所高校在广东开展基于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招生录取模式改革试点,其中包括苏州的西交利物浦大学。辽宁、黑龙江等省也将建立基于统一高考的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机制。综合评价招生录取如何进行?“蛋糕”能否做大?

  不再“一把尺子”量考生

  广东2012年开始在南方科技大学试行基于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改革试点,随后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西交利物浦大学、上海纽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中国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相继参与。试点高校综合评价录取模式按6:3:1的比例,参考学生高考成绩、高校综合素质测评及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进行综合评价录取。

  西交利物浦大学官网显示,今年该校计划通过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在广东招生80人。考生综合评定成绩=A×60%+B×30%+C×10%。其中,A为高考成绩,B为学校自主评估得分,C为高中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即高考成绩占综合成绩的60%,高校综合素质测试占30%,高中阶段学业水平考试占10%。

  该校报名“门票”包括:具有优异的英语综合应用能力,报名考生要有英文版个人陈述,说明个人学术背景、兴趣爱好和专长、选择西交利物浦大学的理由及个人职业发展规划;有较强的主动性、独立性、自我管理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等。

  “我校的这些要求是统一的高考试卷很难考出来的。”西交利物浦大学副校长杨民助直言,学校多年的招生实践也显示,高考分数高的学生未必高能,而分数低的未必低能。正是基于这些因素考虑,学校自主招生改革试点设计6:3:1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避免用“一把尺子”考量学生,目的是选拔出真正意义上的优秀学生。

  更能考出学生肚里的“货”

  “我是通过6:3:1综合评价录取模式进的西浦,我觉得这种模式更能考出学生肚里有多少‘货’。”西交利物浦大学2015级应用数学专业学生徐洁心说。记者了解到,除了在广东外,西交利物浦在江苏也进行改革试点。2016年,该校计划在江苏通过综合评价录取招收的学生数不超过本年度本一招生总数的5%。该校招办主任解启健说,经教育部和广东省教育考试院批准,该校从2013年起在广东实行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建立考生“高考成绩、高校自主评估成绩、高中成绩”三位一体的综合评价体系,探索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和人才选拔机制。2014年,经教育部和江苏省教育考试院批准,西交利物浦将综合评价录取招生试点扩大至江苏。

  试点3年来,西交利物浦在广东和江苏两地的综合评价招生数量稳步上升:2013年在广东投放40个计划,实录22人;2014年在广东投放42个计划,实录29人,在江苏投放计划110个,实录68人;2015年在广东投放80个计划,实录48人,录取率60%,在江苏投放143个计划,实录112人,录取率78%。今年,报名综合评价录取的考生,广东约有250人,而江苏有近2000人。

  “学校对通过这种模式录取的学生进行追踪发现,通过6:3:1模式录取的学生,综合素质普遍较高,自我认知和自我管理意识较强,对未来有明确的追求和发展目标,善于利用学校各种平台和资源发展自己。”解启健说。

  大范围推广还不现实

  继西交利物浦之后,经教育部批准,我省10所省属高校去年起也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

  记者梳理发现,多所省属高校综合评价录取模式与“西浦模式”比较接近。以南师大为例,综合评价维度为:高考成绩占50%;选测科目占30%;面试考核占20%。

  东南大学高教研究专家仲伟俊教授认为,这种录取模式兼顾高考成绩、学生综合素质和平时成绩,避免“一考定终身”弊端,其取向值得肯定,但能否大面积推广还不好说。“我赞成多元化评价录取学生,但也要考虑社会成本。”仲伟俊解释说,每年自主招生季,都会有不少家长陪着考生参加面试,而自主招生毕竟是小范围的,高校招生录取如果都面试,会牵动多少家长奔波劳顿?高校的面试工作量也会大大增加。尽管如此,作为对现行高考制度的重要补充,仲伟俊建议,希望主管部门把更多的招生自主权下放给高校,让各校按照自己的办学定位招“想要的学生”。

  在解启健看来,综合评价录取也给高校招生增加了不确定性。不少试点高校综合评价录取指标完成情况并不理想,有的指标完成率只有30%—40%。究其原因,有些初选通过的考生高考成绩不达标,而有些各方面都达到综合评价录取要求的考生,在填报志愿时又会“移情别恋”。所以,高校目前不大可能完全通过综合评价录取招生。(蒋廷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