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江苏

吴栋材:绘制农村现代化新样本带头人(图)

http://jiangsu.sina.com.cn  2012-05-11 09:27:40  来源:新华日报字号:
吴栋材十分关心老年人的生活,经常来到他们中间了解情况。 (资料图) 吴栋材十分关心老年人的生活,经常来到他们中间了解情况。 (资料图)

  1978年7月28日,42岁的吴栋材推着一辆旧自行车,以第五任支部书记的身份走进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从此,“带领这个村脱贫致富走向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传奇篇章开始谱写。

  35年里,吴栋材带领村民,先后在10.5平方公里的村庄版图上,创造出一个“共同富裕、城乡一体、文明和谐”的农村现代化新样本。这名共产党人,用一路走来的璀璨,回答了“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征程中,农村该怎么走”的伟大历史命题。

  昔日“最穷村”,如今成现代化新农村

  初夏的永联村,草木滴翠,流水潺潺。今年76岁的吴栋材老书记带记者在村子里“溜达”。

  “永联村,42年前在地图上压根找不到它!1970年,沙洲县组织数千民工围垦出来这810亩长江滩涂,当时是张家港最小、最穷的村。”老书记回忆说。而2011年,永联村销售收入达320亿元,利税达20亿元,经济综合实力在全国64万个行政村中位列前3位。

  如今这个村,数十幢公寓楼鳞次栉比,有商业步行街、亲水走廊、喷泉、水幕电影……徜徉在中国农村最大的现代化农民集中居住区“永联小镇”,仿佛置身现代都市。“这是2005年底投资15亿元建设的,将散居在田间地头的3000多户村民全搬了进去。”“城里有的,我们永联都有。”吴栋材说。村里拿出828万元,把村民的“农村社会保险”转为“城镇居民社会保险”,永联村民拿着和城里人一样的养老金,享受一样的社会福利待遇。

  “我的退休工资加上城镇社保,一个月近1400元,再加上家庭文明奖和年底分红,稳笃笃两万多元。”在永联居家养老中心,张玉芹老人说,现在一大家子有4辆小汽车。“购房有补贴,吃饭有菜金,看病有报销,上学有奖金,遭难有基金”,永联村建立了8项福利保障制度,还专门给老年村民每人每月600元养老金。

  对永联村农民来说,“深一脚浅一脚”的传统劳作方式,基本成了“过去时”。成年劳动力大多在村里的支柱企业——永钢集团务工。村里成立了土地股份合作社,全村8000亩耕地,按每亩每年1200元的标准,全部流转给合作社。

  “我们村实现了4个96%。”吴栋材说,“96%的村民实现了城镇化集中居住;96%的土地实现了集中流转;96%的劳动力实现了就地就业,离土不离乡;96%的农民享受到比城里人优越的福利和社保。”

  与城里人相比,永联村民还多了一份集体资产的二次分配,“城里人没有的,我们永联也有。”吴栋材说。

  永联靠工业富,但吴栋材始终没忘农业这个“本”。村民8000多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统一流转到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全村成立5家农业公司,分别经营苗木、花卉、粮食基地,特种水产养殖场和江南农耕文化园,农业正式工只需103人。来自山东农业大学和厦门水产学院的“大学生村民”,坐在现代化的控制室里,点着鼠标“种庄稼”,看着屏幕“搞养殖”,永联村高起点发展规模化、集约化、信息化的现代高效农业,打造出一个农业现代化的样本。

  敢破敢立,为农民留下永远的“摇钱树”

  探寻永联村的巨变,吴栋材归纳了四个字:“敢破敢立”。

  第一“破”,破了“以粮为纲”。上世纪70年代末,吴栋材刚到永联村任党支部书记,便发动村民开塘养鱼,第二年获得2000多元收入。其后陆续办起水泥预制品厂、家具厂、枕套厂等七八个小厂,工业开始起步。

  第二“破”,破了“农民不能办钢厂”。上世纪80年代中期,永联村瞄准“农民盖房子需要钢材”的巨大市场,筹资30万元办起小轧钢厂。开始,银行不予贷款,主管部门不予批办,最后通过和乡供销社合办的方式才拿到“出生证”。“永钢集团”由此起航。

  第三“破”,破了“企业改制就是完全变私营”。上世纪90年代末,乡镇企业改制,绝大多数镇村企业与集体剥离,成为民营企业。永钢集团也实行了改制,但并未“一卖了之”,而是通过班子成员转让,把25%的股权永远留给村集体。

  2002年,上级领导要求把企业股份全部转给私人,“彻底转,转彻底”。可吴栋材坚持,村集体必须保留一部分资产、持有企业一部分股份。部分干部闹起了意见,吴栋材反问他们:“老百姓的土地都支持发展企业了,现在转制就把老百姓扔一边,这对吗?绝不能把工业化的过程,变成剥夺农民、牺牲农民的过程。我决定把我一半股份留给村里,恳请各位支持。”

  总经理和几位副总跟随他拿出部分股权。给全村10400名村民保留的这25%股权,如今每年可为村委会提供8000多万元可支配收入,成为村民利益“摇钱树”和党的基层组织与群众的“连心桥”。

  “永联村在以土地为纽带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建立了以资本为纽带的农村集体组织形式。村民虽然改变了土地性质、就业方式和农民身份,但享受这片土地上发展成果的权利没有改变;村民们通过二次分配,共享集体经济发展成果,实现了公平,彰显了社会主义优越性。”永联村党委副书记吴惠芳说。事实证明,正是对“集体经济”的透彻思考,让永联在35年的积累中构筑了雄厚的集体财力保障,成为今天建设现代化农村的根基。

  上世纪90年代初,上级找到吴栋材,让永联并进周边几个村,带动他们一起致富。“一家人的饭分给几家人吃,太吃亏了”,看到村民们不理解,他语重心长地讲道理,“永联并进这些村,不是背上包袱,而是拓展了发展空间,可以互利共赢。”

  吴栋材通过“给每个老村民1万元现金,一次性买断老永联资产”的办法,让老村民感受到公平,新村民实现了平等。此后,永联历经5次并村,人口从900多人增加到10000多人,“进了永联门就是永联人,凡是永联人待遇人人都平等”的制度坚守至今。

  村民的利益装在心里、举过头顶

  吴栋材出身贫寒,13岁丧母,要过饭,学过打铁。他1957年2月入党,最有改变贫困生活的愿望,对百姓疾苦感同身受,时时处处把“村民的利益装在心里、举过头顶”。

  35年里,他放弃了巨额财富,也放弃了“升官”的机会。1986年,时任沙洲县委书记的陈璧显同志找到他,想让他到镇上当领导。可那时永联的集体经济刚有起色,他担心自己一走,村民们刚鼓起的劲头就会泄掉,致富梦或许成为泡影,于是留了下来。

  吴栋材有二子一女。1986年,轧钢厂创办之初急需人才,他将27岁的大儿子吴耀芳召回来搞供销、拓市场,那时他已跳出“农门”并当上南丰供销社的副主任;1997年,因新品开发需要,吴栋材又将化工学院毕业、在市环保局当公务员的女儿吴惠英拉了回来;2005年,他又将在部队担任副师职领导干部、正处于“上升”阶段的二儿子吴惠芳从杭州“拽”了回来。

  “他们回来,是作出一定牺牲的,”吴栋材说,“我希望他们有更好的发展,可永联新农村建设水平需要提升和突破,老二见识广,有这个素质和能力。”

  2010年9月,75岁的吴栋材全票当选,继续留任村党委书记。“建设农村现代化道路上,再带乡亲们一程。”但这位七旬老人多次在不同场合明确表示,“我做的是事业,不是家业。要让永钢完全按照现代企业的要求来运行,村委也要靠先进、科学的机制来保障,维护好村民和股民的根本利益。”

  和老书记握手时,我们发现,他的右手没有小拇指,其余的几根手指也卷曲变形,不能伸直———那是他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留下的伤残。“我能捡回一条命活了下来,没有理由不为社会多做点贡献。”老书记平和而深沉地说道。  

  本报记者 沈峥嵘 高坡 潘朝晖

分享到:

城市资讯榜

  1. 1江苏发布节能“晴雨表” 3市进度被亮“红灯”
  2. 2智勇“的哥”助警方拦下百万元黄金劫案两嫌犯
  3. 3扬州未见央视曝光“顽皮狗”等含致癌物童装
  4. 4常州一化工厂失火爆炸 周边两千多人紧急大转移
  5. 5南京环保投诉中多达七成直指噪音污染
  6. 6泰州刀鱼捕捞量下降四成 懒捕滥捞是主因
  7. 7江苏初定沿江城际为“民资入铁”试点
  8. 8“千人竞百岗”吴中区15名副科职干部票决产生
  9. 9选聘大学生村官昨面试 试题突出三变化
  10. 10罗志军苏州调研要求当好经济国际化先行军

专题更多>>

百万爱心送给鲁若晴

女孩“鲁若晴”身患白血病,却坚强乐观地面对,坚持直播自己与病魔抗争的过程……[详情]

节庆活动更多>>

城市名片